木铎书声 | 高一年级读书征文优秀作品展示(四)

发表时间:2020-06-09 09:16
文章附图

1.jpg

高一(4)班

刘子宜


读书格言:

夫风生于地,起于青萍之末。



埋玉之地闻啼鸟

《水浒传》我曾读过五遍,大致也明白了,作者所想描述的、贯穿全文的线索,就是“忠义”。

不过,依我拙见,这本书中的“义”算不得真正的大义,书中叱咤风云的人物也并非都是什么仁人义士。我所见到的梁山,拥有十分森严的等级观念,只要入了梁山,一个人就失去了肉体和心灵的双重自由。换一个说法,这里大概不是一个忠义堂,而是一个浓缩的朝堂,以至于更甚。

这本书在浓墨重彩渲染了宋江、吴用等拥有话语权的领导者之后,对待其他人就显得有些单薄无力。一百零八将例除了几个主要人物,其余的成员似乎有一个可悲的共同特征---粗鲁,愚钝,又无知。即使表面上称兄道弟,但实际上,他们内心死心塌地认同着的宋江,似乎是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王。他们对宋江毫无保留的付出,对这个所谓的“及时雨”言听计从,以至于最终被当做对方无量前程的垫脚石也心甘情愿。这大概是水浒传中一个极大的悲剧。

也许这让人有些意外,但梁山伯的“大义”有时的确必须建立在百姓痛苦之上。在这里最能证实我这个观点的人物大概就是李逵了。我不否认他本人的憨厚率真,但是每当想起他在劫法场、逛灯会时那样满不在乎地砍杀无辜百姓的模样,对待这样一个人我无论如何也难以喜欢得起来。作为读者所拥有的“上帝视角”自然高于全书构建的世界观。即使自然代入一般也只会借助着笔更多的主角视角。倘若是反向将书中的世界加于现实世界,情况就会截然不同。没有人会看到英雄。所见的只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罪犯,手持大刀毫不顾忌砍倒本与他素不相识的无辜百姓。如果这样的人出现在现实中,只会是一个穷凶极恶、不辨是非的神经病、杀人犯。

2.jpg

我还能见到的,是一群为了抬高身价毫无原则地夸大自己的人。水浒的世界观是有“神”存在的,作者对角色的美化、神化行为被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他们拥有缺点,但在作者的笔下总能被渲染成个人独有的可爱之处---他们可能会犯错,但是最后一定能转变为“义举”,一定能够被世间容忍。比如梁山泊骗取秦明入伙时,打着“替天行道”的梁山好汉们竟然对着一城无辜的百姓露出了獠牙。杀害一群无辜的百姓,却要将责任全部推卸给身为朝廷命官同样无辜的秦明。另外,骗取杨志入伙的手法同样卑劣又无耻。喜爱和信任杨志的小员外因此被李逵残忍地杀害。我想,如果这样的行为可以被称为“义举”,说明这苍天就是有眼无珠。

说到这里,内心又想起了古诗中的一位真正的无名小卒。他只是泛泛红尘中的一粒尘土,没有108天罡地煞与生俱来的光芒。但他又是一个真正追求正义的人。朝廷派来的小官吏克扣了他应得的东西,而他没有退让,仅此而已。但那个所谓的领袖,众星捧月的宋江却选择处死他去向朝廷谢罪。为什么?只是害怕朝廷不再招安,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。在我看来,宋江才是个真正的无耻小人————谄媚、自以为是、不分黑白。这种时候的及时雨,总是莫名其妙地想不起“兄弟”了。

当然,这本书里也不乏很多可爱可敬的人。有人性之丑,就有人性之美。阮氏三杰最终只余一杰,但逝者没有失去尊严,生者也在最后获得了心灵的自由和安然;入云龙公孙胜,尚未功成便独自隐退的结局让人惘然,但他独有的明智孤傲和心灵上的洁癖让我忍不住肃然起敬;又如女将扈三娘的烈性和自尊,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也在战长沙市留下了翩然英姿,有力反驳了世俗的偏见。他们交织出了真正的“大义”,也为冰冷的梁山染上了几抹亮色

正如全文最后所言,“千古蓼洼埋玉地,落花啼鸟总关愁”。的确,他们都不是主角,也不过是留下寥寥数笔的云烟过客。想到这里我不禁又陷入了沉思:如果,我们的目光愿意在易逝的“落花啼鸟”上停留片刻,而不是仅仅拘泥于难以寻觅的“蓼洼埋玉”上,不只是一本《水浒传》,这个风云变幻的世间,大概能让人解读出更多。


评语:小作者《水浒传》读了五遍,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,足见对这本书的热爱,同样,也一定在这么多遍阅读中,有自己独特的感悟。本文通过对书中“义”的解读,来探讨人性的美丑,见解深刻。(指导老师   曾媛媛)


地址:江苏省淮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安澜北路9号           电话:0517-83832019 邮箱: